浙江省平湖市坏蕾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- www.ca58.cn

在沈浩的皮包里

2020-06-18 23:29

去年12月再次出发

老两口出资让他寻子

前日(12月31日)傍晚6点,因为买不到火车票,沈浩从深圳坐飞机到达重庆,开始了2014年的寻人之路。

从老家出发后,沈浩每到一站都会与家人通个平安电话。

2006年12月

沈浩带着他的第一副寻子扑克牌来到重庆,收集其中失踪儿童的线索。并在重庆征集有孩子失踪的家庭,筹备他的第二副“寻子扑克”。在龙头寺火车站,两小时内,他的600余副扑克全部被旅客领走。与领扑克的热闹场面比起来,寻人本身反而遇冷。在重庆的几天时间里,沈浩共接到20余位市民的咨询。大多数人都是询问扑克中已有孩子的信息,若初步判断与自己亲人不符,便摇头放弃。还有不少人听到要交委托费用后,热情顿灭。几天时间,仅有1人与他签订了委托书。

沈浩出发前,江女士拿出15000元作为差旅费交给沈浩,希望他能够在其他的城市,散发儿子的消息。

2013年12月16日,沈浩带着之前印刷好的100副寻人扑克,从老家安徽滁州再次出发。每到一处,沈浩只呆一两天的时间,除散发扑克牌外,还向当地的媒体求助,“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有限,需要靠更多的人来帮忙。”

沈浩在时隔多年之后再次带着1300副寻亲扑克牌来到重庆,发布并收集更多寻子寻亲的信息。从2006年至今,加入寻亲扑克行动希望找到家人或孩子的已有300余人,沈浩印刷的寻亲扑克牌数量已达到了65万副,并在重庆、成都、广州等数十个城市发放了扑克牌。制作寻子扑克4年来,沈浩让31个家庭团圆。这一年来重庆,他想帮13个重庆家庭找到孩子,帮3个重庆孩子找到父母。而在2009年,26岁的福建男孩杨小鸿通过扑克,找到了他在重庆的父母,全家团圆,成为重庆首个成功者。

临行前,张亚军的母亲江女士声音哽咽,向儿子倾诉思念之情 :“不管你身在牢房还是身在庙堂,妈妈始终爱你,你快回来吧。”这段视频一直保存在沈浩的手机里。

在寻人扑克牌上,除了一些成年人外,还有一些未成年的小孩,每当看到父母寻子背后心酸的眼泪,沈浩内心也很痛楚。

可一听寻子家庭背后的故事,男子脸色一下就变了,一问才知道,对方已有4年没跟家人联系过,“或许外出打工者不愿与家人联系或不愿回家,都有各自的原因,但家里人却是一直挂念。”不管什么样的原因,沈浩想通过每个寻人家庭背后的故事,对外出打工者提出忠告:家人看重的不是你挣多少钱、混出什么名堂,只希望你给家人打电话,让家人能知道你平安就好。这些人,也会常常被家人们列为“失踪者”。

这些小孩中有的是与父母走散、有的则是被人拐走,于是,一些家长会通过各种渠道发布寻人启事,“有的的确是好心人来提供线索,有的人却居心不良,以此来敛财。”几天前,一名陌生男子给沈浩发来短信,只要他支付8万元,就提供某失踪人员的行踪。

没有失踪的“失踪者”

家长在公开发布寻人启事后,留警方电话,防止被坏人借机敲诈、勒索。

沈浩,男,1968年生。从安徽滁州一名普通的下岗工人,到一名寻人志愿者,这位46岁的中年男人,靠着一个人、一双腿、一台电脑,在互联网与现实交织的寻人旅途上,走过24个省,行程40万公里,穿破50多双鞋,帮1144个家庭重获团圆,被誉“中国寻人第一人”。

没安好心的“好心人”

沿途感悟

“有很多外出打工的人四五年没跟家里联系,常被家人认为是失踪了。”

旅途奔波,沈浩看上去有些疲惫,双眼红肿。

为此,沈浩给家长们提出一些忠告:当家长们发现12岁以下的孩子失踪时,不能惊慌失措,首先应联络周边的亲朋好友,然后再到火车站、汽车站寻找。如果12岁以上的孩子失踪,家长则应留意孩子的上网记录,通过网络或同学寻找孩子。

新闻背景

沈浩要寻找的这名失踪者名叫张亚军,今年已经36岁,曾经是武汉某监狱的狱警。2003年1月30日,张亚军离奇失踪。

2001年,他创办了寻人网站,2006年,他想到了用扑克牌寻人的方式。如今,沈浩的寻人网站月访问量最高达50万人次,招募到一万多位志愿者。

沈浩的重庆行

许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听完故事后,都沉默不语,一问才知道,对方也是几年没与家人联系过了,“少则2年,多则4-5年,没给家人打过一次电话。”

中国寻人第一人

沈浩之前也在自己开设的“寻人网站”上发布寻找张亚军的消息,但至今没有任何音讯。

火车上,沈浩与年轻的打工者闲聊时,会将寻人扑克拿出来,与大家分享每个寻人家庭背后的故事。

谈到这次“寻找梅花6”,沈浩说虽然希望渺茫,但为了给那对六旬夫妇心灵慰藉,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他也要尽最大的努力。

有人曾经在武汉长江大桥上捡到张亚军的外套和手机。从此,张亚军的父母开始了漫漫寻儿路,两位老人曾辨认多具无名尸体,但都未确认是张亚军。

2010年3月

一位六旬母亲的这段话,让沈浩心里十分触动,他决定不管怎样,都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寻找张亚军。

近11年过去,两位老人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儿子,于是,去年12月初,沈浩只身去了武汉,拜访了张亚军的母亲江女士。

在沈浩的皮包里,保留着火车票、机票、住宿等所有票据,他觉得既然对方资助他费用,自己也应该对别人有所交代。

从广州前往深圳的火车上,沈浩遇到一名30多岁的年轻白领,从穿着、打扮上看,这名男子过得还算不错。

2013年最后一天的晚上,“中国寻人第一人”沈浩带着他的寻人扑克,再次来到重庆。他此行的目的,是帮助武汉一对六旬夫妇,寻找他们失踪近11年的儿子张亚军。在印有失踪者个人信息的扑克里,张亚军被印在梅花6上,所以,沈浩将此次希望之行定义为———寻找梅花6。

重庆作为2014年寻人之路的首战,沈浩会在这里呆两三天时间。目前,沈浩身上的寻人扑克只剩下20副,钱还剩4000多元,他准备下一站前往成都,然后返回老家。对于未来的打算,沈浩表示,他会一直做下去,希望通过自己的一份力量,帮助更多的家庭重新团聚。

2013年12月16日,沈浩从老家安徽滁州再次出发,途经岳阳、长沙、湘潭、株洲、衡阳、郴州、韶关、广州、深圳等地,并于今年元旦,来到重庆。

昨日中午,菜园坝广场,头发花白的沈浩穿着黑色羽绒服,不停地向行人发放印有失踪者信息的寻人扑克。

2014年1月1日,寓意新生与希望,沈浩在菜园坝广场的瑟瑟寒风中,踏上了他又一年的寻人之路。

新闻链接

下一站将会去成都

“有人给我发来短信,说只要支付8万元,就提供某失踪人员的行踪。”